第四百七十一章 并不千变一律的赫子

喰种修真者正文正文第四百七十一章并不千变一律的赫子因此,此时此刻,对于喰种赫子灵活运用方式,其实知之甚少的徐良,便趁此机会,询问起了仲间寺船长,他为何能长出那种形似三叉戟的鳞赫赫子……

“喰种的赫子形态,其实主要取决于喰种本人的想象力。”

“你的信念,你的抱负,还有你珍惜的事物,最终都会影响到你赫子的形态。”仲间寺也不拖沓,直接点明徐良心中疑问的直接说道。

“那我的羽赫双翼代表什么自由的愿望么……”徐良心中打岔的吐槽一句后,随即开口问道。

“那为什么有很多喰种的赫子,其实都很相似,差异不大呢。”

“那些缺乏想象力,每天都过的浑浑噩噩,整天就只想着如何寻找落单人类果腹的喰种……你觉得他会有那心思和动力,去考虑发掘自己的赫子,如何可以进化到更加完美吗”

听着大叔这番喰种鸡汤的徐良,顿时间也觉得这口鸡汤无处可反驳。

的确,在徐良的印象里,自己曾经遇到过的厉害喰种,几乎每一个,都不是仅仅只求每天都有人肉吃,就可以心满意足的喰种。

他们都有更甚于普通人类的欲望追求,或善良,或邪恶……

“……嗯。”

徐良大致整理了一下大叔的论点后,随即神情思虑的开口问道。

“那我要怎样才能最大程度的利用自己的想象力,去完善自己的羽赫赫子呢?”

“rc细胞的浓度与活跃度在这其中,也是重要的一部分,剩下的绝大部分,便取决于你所想象的赫子形态,你的赫包是否对此认同。”

“啊啊赫包的认同”

“赫包不就是喰种独有的脏器而已吗,难不成它还能有了自己的思想了”

“人类与我们一样,身体内的很大一部分都由微生物组成,而喰种的身份构造更是如此。”

“如果你创想的赫子形态,与你赫包所要的进化趋势相同的话,那你的赫子进化形态就可以实现。”

“多说无益,实践至上,要不,我与你过两手一来,在这段太平日子里,我可以帮你练练手,二来,我也可以替你的赫子进化形态提点意见。”

“你确定”徐良有点不好意思的笑问道。

“当然,你不能使用喰种赫子以外的力量途径。”大叔面露狡黠笑容说道。

“行!”徐良自信应声道。

片刻之后,大叔的远洋渔船停靠在了一座无人孤岛上,此岛上除了有零星的铁皮屋外,便再无任何人烟……

而在今日此刻,却有两位喰种登上了这座小岛,并驻足在了小岛最开阔到底一片土地之上。

“就这里吧,地形开阔,风景旖旎,是个交手的好地方。”

大叔心情大好的叼着氤氲升烟的烟斗,眺望着四处的风景说道。

“……”

“那就开始吧,”

“嘶嘶嘶……!”

徐良即刻从赫包内释放出大量rc粒子,旋即,骨架形的羽赫双翼成形时,薄如蝉翼到底赫子缅刀也同时出现在了徐良手上。

大叔见到徐良手上握着的那把赫子缅刀后,不禁由衷感叹道。

“利用羽赫赫子来形成近战武器……看来你远比我想象的还有厉害,而且,照你之前惊天动地的战绩来看……你恐怕已经是赫者级别的喰种了吧……哎,我忽然有点后悔我为什么要夸下海口来与你交手了……

大叔面做痛苦状的扶额说道。

“放心吧,大叔……不到非得决出生死的地步,我也不会使用赫者形态的……”

自知自己魔化赫者形态有多么不受控的徐良,即刻苦笑的说道。

“那就好,那么,接下来,轮到我展现我的赫子了。

“滋咕!”

说完,大叔抬手到嘴边,并缓缓抽出了嘴中担着的烟斗,而在这过程里,大叔身批夹克的后腰部位处,则即刻破皮长出了一根三叉戟状的黯红色鳞赫喰肢。

“这便是我的鳞赫赫子!”

说着,大叔旋即两只小腿蓄力一登,大叔整个人即刻跃空而起。

“呼!”

而大叔的那根鳞赫三叉戟随即也从高空猛然向着徐良挥落下来。

“噗嗤!噗嗤!”

徐良临危不乱的微微矮身,即刻便使自己的两道骨架羽翼顿时延伸交错向前,“嘭!嘭!”两声硬实的碰撞过后,仲间寺挥洒而下的三叉戟只能无功而返。

而徐良随即也拔腿离地,手中缅刀猛的甩直后,徐良即刻刀指大叔落地位置刺去。

“嘶咔!嘶咔!”

缅刀刀尖离大叔面门只剩两米距离时,大叔的鳞赫三叉戟喰肢即刻一分为三,并立即呈三角之势,分别戳向下方急奔而来的徐良。

“咻!咻!铛!铛!”

徐良手腕连续翻转的挥动赫子缅刀,来击退其中两根先行而至的分离戟肢。

“嗤……!咻!”

这时,徐良当前身位脚下的土地,忽然猛然拱起破裂的疾射出了最后一根鳞赫戟肢!

“……嘶!大叔好生阴险!”

心中惊叹不已的徐良,在此危机时刻,只能坎坎后仰上身的来躲避这跟出其不意的戟肢。

“噗哧!”

徐良勉强躲开戟肢从下往上的疾射攻击时,他的胸膛部位,则非常不幸的被戟肢的边皮倒刺刮到,随即,徐良的胸膛部位顿时激涌出大量鲜血……

而当徐良趁势后仰身往后疾跃时,他也得以看清到,原来大叔是把最后一根鳞赫戟肢,插入到了他身后处的地面,并偷偷钻到了徐良即将到来的位置地下,然后趁徐良刚才进攻时视角盲区没留意,这才出其不意的破土而出,发动突袭。

“哈,徐良!不必有所顾忌!我可比你想象的强的多。”

落地后的大叔战意渐浓的,高声喊出这句话后,随即矮身向前猛冲。

“嗖嗖嗖!”与此同时间,大叔的三根鳞赫戟肢顿时融合在一起,再度回归成了方才的三叉戟形态。

“十年前!我曾经在海中遇见一头遗古纪元的庞大异兽,不幸被它吞入了肚子里……”

俯身急冲向徐良的大叔,高声喊出这段话后,他那再次三合归一的鳞赫三叉戟,已然猛然拐出一个残影弧度的,即刻从大叔的后腰处拐弯袭向坎坎只剩五步距离开外的徐良!

“……!”刚从意外受袭中回过神来的徐良,耳边接连听见大叔高声激昂的话语声时,徐良的黑底赤眼,也随即眼神越发冷厉的看见到了大叔快速逼近而来的身姿,以及那把再次合为一体的鳞赫三叉戟!

“要是搁平常,我早就靠玉碑灵决里的法令脱身了……果然……我还是太依赖玉碑灵决了……”

心中顿时得出第一个战斗总结的徐良,也随即猛吸一口凉气的驱使起自己的骨架双翼收拢在身前。

“嘭!”

三叉戟赫肢上的三根长达一臂锋利戟尖,即刻尽数埋入了徐良护拢在身前的骨架羽翼内,随即,前半身都笼罩在骨架羽翼内,如同被一团白骨包围的徐良,顿时站姿不稳的被逼向后退出好几步……

生死存亡之际,我幻想着如果我能像海神波塞冬那样,能够拥有一把三叉戟的话,我一定能戳穿它坚如磐石的胃壁。”

“于是……”

说着,此刻正使鳞赫三叉戟猛戳向徐良骨架双翼的大叔,即刻眼中赤红之色更甚的,使自己的鳞赫三叉戟迸发出了阵阵黯红色的飘荡粒子,如同喰种赫包正在吐合rc细胞粒子时的模样。

“在我赫包最后一次吐合出rc粒子后,我原本那如同船锚一样的重击鳞赫赫子,已经悄然不见,转而代之的,就是我现在的三叉戟……”

“而在当时,仅仅只依靠三叉戟恐怕还不够,我还从那头遗古纪元的异兽身上学到了一种另类的攻击方式。”

大叔豪情万丈的往事诉说中,他插入徐良骨架双翼内的鳞赫三叉戟,即刻如有神助般的更进了几寸!同时,鳞赫三叉戟上迸发出来黯红色粒子更加强烈!

“大叔,你说的另类攻击方式,就是催动体内赫包,在已有赫子成形的情况下,仍强行使rc细胞粒子从已成形赫子上涌出,好达到增强已有赫子的效果吧”徐良若有所思的的话语声,即刻从骨架羽翼的包裹中传出。

紧接着,徐良话锋一转道。

“但是,大叔你有没有想过……”

“嘶飒……!”

徐良意犹未尽的未完话语声中,他收拢在身前用作护身用的骨架双翼,即刻进入了赫子崩坏期。

骨架双翼逐秒化作点滴齑粉时,逐渐显露自身的徐良,即刻越发清楚的看见到了他手持赫子缅刀,横刀卡在三叉戟戟口中间的镇定模样。

“你这样做,会提前令你的赫子进入崩坏期,不仅如此,rc细胞粒子如此不知珍惜的加速使用,会令你的赫包严重受损,这可得不偿失啊……”

“哈,徐良,也难怪你这样想,怪我,没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跟你说清楚,我刚才不是说过,我曾经被一头遗古纪元的异兽吞入了肚子里吗?当时,我也试过像你现在这样,用我的鳞赫赫子变化成一个蛋状护盾,好来抵抗那只异兽的超强胃酸侵蚀,可你猜接着发生了什么事”大叔胸有成竹的最后反问道。

徐良不置与否的尝试性把手中缅刀从三叉戟中抽出,却不料大叔仍不肯有丝毫撒劲的,依旧保持着鳞赫三叉戟处于巍然不动的较劲状态……

徐良无奈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随即苦笑的对大叔说道。

“那后来怎样了?”

“当时那头异兽的胃部空间内,就出现了大量的rc细胞粒子!”

“哦!”听到这里,顿时也来了兴趣的徐良,即刻脱口而出道;“那只异兽也是喰种!喰种不都是人形的吗”

“起初我也是这样认为的,但我的确亲眼见到那只异兽的背部喷涌出rc细胞粒子,并形成了赫子,而且,当我用三叉戟戳穿异兽的胃壁后,我在异兽的体内,也见到了类似喰种赫包形态的内脏。”

“哦……”徐良将信将疑的哦了一声时,大叔则洒脱一笑的接着说道。

“哈,人类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是人类,人类也是由各种低端生物经历许多个纪元,一步步进化而来的,而喰种的最初起源,现在仍然是个谜……所以,我们又怎能一口咬定,世上没有其他生物也拥有喰种的赫包与赫子呢”

“……呵,大叔你倒是想的很开啊,徐不知你轻松说出口的这件事情,里头有许多东西,可都是细思极恐啊……”徐良神情思虑的如此说道。

“哈,是你多想了,我原本借着这个往事,只是想告诉你,喰种在面临生死关头时,喰种本身那并不千变一律的赫子,才是获取生机的最大希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