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:勾蓝

终于跑到楼道尽头的孟小贱,先是愣了一下,突然又猛地回头死死的盯着追来的护士小姐,只见孟小贱不说不闹不叫不喊,就那么死死的盯着护士小姐。

护士小姐细眉上翘,嘴唇厚润,虽不是那种绝色美女的形象,却别有一番韵味。

护士小姐大约也就是二十一二岁的样子,本来就没有太多应急经验的护士小姐,此时看到孟小贱那迟滞一般的眼神后,不由得双手收到胸前说:“你想干什么,我可不是你要找的人。”

“我见过你,你叫独孤勾蓝,并州晋阳人士,对不对?对不对?”

孟小贱摄人魂魄的眼神,就像是勾魂使者对亡灵一般的不依不饶,孟小贱步步逼近的步伐,就像是老猪八戒对嫦娥一样的横加堵截。

护士小姐躲无可躲、退无可退,突然护士小姐直接站直挺胸喊道:“好了,我服你了,你究竟是想要怎么样嘛。”

“我见过你,你叫独孤勾蓝,并州晋阳人士,对不对?对不对?”

孟小贱又一次重复了刚才的那句问话,护士小姐也又一次的挺胸、抬头、立正后说:“好啦、好啦,你究竟是什么时候调查的我,你...”

护士小姐刚刚说这里,便看到大巴司机站在不远处驻足查看,只见那护士小姐给大巴司机摆了摆手说:“这里没你什么事,你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“交警同志让我在这里守着他和她,我不敢离开这里。”大巴师傅憔悴而执着的回应道。

护士小姐很隐匿的翻了一个白眼后,便微笑的对司机师傅说:“发生这事后一定累坏了吧,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去吧,这里有我照看着呢。”

只见那司机师傅犹豫再三后,便还是犹犹豫豫的点了点头说:“好吧,我先吃口饭也给他们带口饭去,一会儿再回来替你。”

看着司机师傅离开的身影,护士小姐突然诡秘的笑了一下,随即转头眼里有话的盯着孟小贱说:“说,你究竟是什么时候调查的我,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家族内部的事情?”

孟小贱听后愣了一下,孟小贱不知道护士小姐在说什么,孟小贱更不知道护士小姐的眼睛为什么一眨一眨的,孟小贱以为护士小姐是得了什么眼疾。

只见孟小贱又走近护士小姐一步,随即对着护士小姐的眼眶就将嘴戳了过去。

护士小姐看此情形急忙躲闪了一下,随即又给了孟小贱一个巴掌说:“我问你话呢,你究竟是什么时候调查的我,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家族内部的事情?”

“你家什么事情?你的眼睛没事吧?你打我干什么?”孟小贱捂着被打的那一半脸怔怔的问道。

护士小姐气的跺了一下脚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们祖上复姓独孤,连医院的人事科都不知道我家祖上的这些事,你又怎么知道我叫勾蓝,快说快说快说嘛。”

“罗怡在哪里,罗怡现在在哪里?”

孟小贱没有直接回答护士小姐的问题,而是又一次提起了罗怡的名字。

只见护士小姐指了指胸前的工作牌说:“你看你看你看一下,我真的是叫勾蓝,不过我们家族现在已经不再用独孤这个复姓了,我姓古,叫古勾蓝。”

“罗怡在哪里,罗怡现在究竟在哪里?”

孟小贱就像是没有听见古勾蓝说话一样,只见孟小贱一下子将双手搭在古勾蓝的双肩上近似乞求的问说:“回答我,罗怡在哪里,罗怡究竟让你们藏哪里去了?”

“神经病,刚刚勾起人家的一点小想法,你就一口一个那女人的名字,真是讨厌,跟我来吧。”

护士小姐说完后,便直接回头向前走去,孟小贱先是不解的愣了一下,之后便也跟在护士小姐的身后向前走去。

孟小贱随着护士小姐的脚步,先是穿过病房的楼道,后又走出科室穿过大厅,孟小贱也有点搞不清方向的、左拐右拐的跟着护士小姐来到了一处幽暗的所在。

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孟小贱有点紧张的左顾右盼着,这时那护士小姐突然猛地回头、随即将脸凑近孟小贱就开始怪笑,那护士小姐的怪笑是无声的,可在此时的孟小贱看来,真的可以说是‘此处无声胜有声’。

孟小贱感受到了一种袭骨的寒意,孟小贱看到怪笑着的护士小姐并不是真的在笑,而是在配合着昏暗的灯光演绎着若隐若现的幽灵,孟小贱知道护士小姐是护士小姐,可是孟小贱不知道护士小姐为什么要装神弄鬼。

即便孟小贱是真的有点怕,可是孟小贱知道这个世界上本来是没有鬼的,即便是有鬼的话,那鬼也只会住在人的心里。

“不要给我孟小贱在这里装神弄鬼,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,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?”

只见孟小贱先是慢慢的推开凑近自己的护士小姐,后又一本正经的表达着自己的本意和抗议。

而那被推开的护士小姐,却是一点都没有生气的说:“你先告诉我,你究竟是什么时候调查的我,以及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家族内部的事情的?只要你告诉我这些,我就告诉你这里是什么地方,对了,还有你所说的那个女人究竟在哪里?我全部都告诉你。”

“有病,我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你们家族和你的事情,我也就是脑子里一闪就脱口而出了,罗怡究竟在哪里,她现在究竟什么样了。”孟小贱即着急又无可奈何的回应道。

只见那护士小姐俏皮的笑了一下、并在原地跳了几下不知道叫什么的舞步后说:“真的?”

“真的,罗怡在哪里?”孟小贱还是锲而不舍的追问道。

护士小姐鬼灵精怪的回应说:“我就先回应你第一个问题,现在我们在医院的停尸房楼道里,我再问你一次,你是什么时候调查的我,不要跟我说什么脑子里一闪就脱口而出的鬼话,你以为我是三岁的小丫头片子吗?”

“我真的...唉...有你这样的护士吗?病人家属在问你病人的情况,你却一直在这里打马虎眼,说,罗怡在哪里?你说不说?”孟小贱气的摆出一副想要揍人的架势说道。

护士小姐看孟小贱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,很失望的又向前走了几步停下来回头说:“这里是停尸房,你说你要找的罗怡能在哪里,嘴里念叨一个,心里还琢磨着本小姐,你真不是个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