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 终章

王夫人回去和元春一说,元春立刻就明白了贾母的意思,面露喜色,对着王夫人道,“说不准这就是女儿的机缘了。”

王夫人听得一头雾水,元春免不了解释了一番,王夫人依旧迷迷糊糊的问,“这么说是冲着成郡王去的,可是那也应该去甄贵妃那啊?”

元春无奈的摇摇头,总结道,“太太只需记得淑妃是女儿进宫的跳板,到时女儿自有法子去成郡王府里。”

王夫人这才露出一个笑脸,搂着元春道,“我儿的生日不凡,自该配那最好的儿郎。”心中有些暗喜,太子被废,虽然封了个义忠亲王,可前阵儿唯一的皇太孙也去了,如今没有男丁。二皇子早夭。甄贵妃得势,三皇子又占了个长,未来太子之位定然是三皇子的。没见封号三皇子得了个成,四皇子只得了个永字,圣人的意思似乎一目了然。

元春羞涩的垂下头,王夫人忽而急冲冲的站起来,“对了,老太太说淑妃许你多带个丫头,你看除了髹彤再带哪一个?”

一句话让元春身边的丫头个个缩了头回去,生怕点到自己。

元春不知如何想的,道,“既然是去宫里,只能带一等一忠心可靠的,因而还是自愿的好。”

目光瞥向跟着自己最久的鼓儿和瑟儿。

鼓儿和瑟儿对视一眼,鼓儿率先站出来回道,“鼓儿自有跟随姑娘,原最该去宫里,可奴婢驽笨,怕进了宫反而连累了姑娘。”说完眼巴巴的看着元春。

瑟儿趁机也进言,“姑娘,奴婢不是不肯去,可我老子娘就我一个。”

元春心中气氛,面上不显,王夫人却已然气得咬牙切齿了,起身就要打骂,被元春拦了下来。

冷眼瞧着也不发话,鼓儿、瑟儿心惊胆战,这方想起大小姐不是吃素的。一句话都不敢说,跪在地上瑟瑟发抖,元春这才冷哼了一声,“这名儿果然没叫错,果不然是鼓瑟齐鸣。我这庙小,留不下你,自去吧!”说罢带着王夫人起身就走。

“我儿做的对,这种人留着也是添乱,不如趁着机会提拔更好的上来。若没有人选娘给你选更好的上来,定要贴心才是。”王夫人气过后,赞同道。

“多谢太太。”元春只得说道。

入夜,柳眉提前收到一个让她眉头紧皱的消息——楚芝艻的禁足取消。

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,更让人琢磨不透的是居然是甄贵妃求得情,整件事云山雾罩。唯一庆幸的是如此一来表示了细腰突然答应了她的请求,愿意帮助永郡王成事。

果不其然,第二日宫中就来人宣布了楚芝艻解除禁足的消息,同时还带来了涂山希禛得了时疫的噩耗。

“你们都记住了,我才是永郡王府的主子,想想艾绿的下场,知道该怎么做了?”楚芝艻眼中尽是戾气。

下首的几个侍妾唯唯诺诺,柳眉不得已站出来,“主子教训的是,但是派谁去给郡王侍疾?”

楚芝艻一噎,怒道,“派你们去有用吗?不如多派几个太医。”说罢一挥手,竟然就此定了。

元春想得很好,然而一进宫门,还没等她熟悉宫规,淑妃就迫不及待的将她塞进了永郡王府中,让她就是有一肚子的主意也吐不出来。

楚芝艻本就看不太起淑妃的出生,如今又弄进一个给她添堵的人来,怎么愿意。

另一方便元春本就不是善茬,背后又有四大家族的势力,手段远比楚芝艻高超,一时之间永郡王府让京师人大开眼界。

自家男人都命在垂危了,怎的家中的女人还有空斗得腥风血雨?

皇室丑闻啊!最是喜闻乐见的啊!

皇帝十分恼怒,恨不得一刀将礼部尚书给劈了,看看他养的好女儿,这是生生要毁了他儿子节奏啊!他的老四可是最为看好的一个,皇帝眼眸寒光闪过,既然正妃频频给老四扯后腿,干脆等老四回来再给老四指一个靠谱的,

这次要慎重了,最好多查看查看。

“皇上莫生气,老四家的就这个脾气。”甄贵妃柔弱无骨的手在皇上头上捏着,虽说是顺着他的意思,可口口声声却叫老四家的,不忘借此拉低涂山希禛在圣上心中的地位,心中得意,大金氏压了她大半辈子,没想到最终被她和小金氏联手除掉。那楚芝艻也是个没脑子的,幸亏她的三儿媳妇还不错。

“你仔细挑一批家世清贵、品行端良的秀女呈上来。”皇帝吩咐道,气的甄贵妃咬牙切齿,她就知道皇上偏心,凭啥老四的侧妃也要家世清贵?美目一转,既然又要家世清贵,又要品行端良,她到时有个好人选,国子监祭酒之女李纨。

略微犹疑一番,道,“听闻国子监祭酒之女容貌出众、贤良淑德。”还未说完就被皇帝打断,“李守中那无趣老儿能生出什么好闺女,你仔细看看石家的闺女,她小时候朕到见过一眼,容貌应该不差。”

甄贵妃一口银牙几乎要咬碎了,这石家一门两伯爵,废太子妃娘家驻防杭州,小石氏之父更是了不得,竟然被圣上特意封了独一份的九省统制。

不行,不能坐以待毙,甄贵妃脑子转的飞快,却还是跟不上皇帝的,“对了,听说老三怎的接手了老四的皂基厂子?你这个当娘的多劝劝,别让他钻进了钱眼里。”

甄贵妃手一颤,只觉脑中一片空白,皇上这是在敲打他们母子,半晌,方勉强笑道,“许是外人误传,老三怎么能抢老四的产业,想来是老四不在,底下人乱来,老三看不过眼帮着管管。倒是让那起子小人钻了空子。”甄贵妃越说越觉得就是如此,竟然把自己也给骗住了。

皇帝眼睛闭了闭,过了几息,睁开,“既然如此先交给李德管,老四也有意将皂基厂子献出给宫里添些内怒。老三先去翰林院跟着编修字典,这可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大事。”甄贵妃心提得高高的,松了口气的同时气得咬牙切齿,老三为了买股份可是花钱了的啊!随之而来的狂喜又几乎把她掀翻,编修字典,皇上这是送大功劳给三儿啊!顿时,甄贵妃又得意了起来。

可能是上天公道,永郡王失之桑榆收之东隅,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,伺候他的九英却是个没眼力见的,叽叽喳喳,“小姐,听说秦四小姐放脚了?秦大人说不认四小姐呢。”半天也让涂山希禛插不进入,不住的给九英使眼色,当事人没瞧见,倒是九规和九仪都看了出来。

只是二人一个蔫坏,一个最重规矩,都不点破,由着九英絮叨道赖宝宝离开。

“九规姐,你说如果小姐嫁给徒公子可怎么是好?”九华是赖宝宝几个丫鬟中最漂亮的一个,她也自认为会是陪嫁丫头,因而比别人更在乎赖宝宝的婚事,涂山希禛不说年纪有些大了,又一天冷着个脸,不怒而威,她可是看了就怕,怎么能当陪嫁丫头嘛!

九规调笑道,“这不正好,我看徒公子出生极为清贵,务实能干,且他出行的行李也看不出有妻子帮着打理的痕迹,小姐这么优秀就该徒公子。小姐不方便出面笼络徒公子,小华儿可要好好表现才是。”

九华吓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,连连摇头,她才不要,徒公子看她一眼都要把她给冻死了,还笼络。

九仪摇摇头,直接说道,“不可能,夫人不是在乎家世地位的人,肯定给小姐找个情同意和的如意郎君。”

九规反驳,“我总感觉小姐的红线就在徒公子身上,你且等着瞧。”说完拍拍屁股就走。

“你去哪儿?”九仪追问。

“当然是给小姐和徒公子制造机会。”九规头都不回的说。她没有说出的是,之前临走前无意间在徒公子身上见到一块上等龙纹羊脂白玉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·

记得看姑娘的另一本书《皇家小夫妻》哦!个人认为自我突破了一些。